当前位置 > 杂志动态
杂志动态
揭批林立果是《路线、政权和世界观》“黑后台”的一场闹剧


郭志坤  作者为上海人民出版社原总编辑、上海市文史研究馆馆员



《路线、政权和世界观》策划没有任何政治背景


197010月,反复听到路线决定一切的传达后,我心里在想,时而讲政权决定一切,时而讲世界观决定一切,现在又讲路线决定一切,究竟什么决定一切?当时在采访时,也听到读者有这方面的议论和要求,于是我萌发撰写一篇分析三者关系论文的打算,题目就定《路线、政权和世界观》,其基本观点是,在夺取政权之后,路线斗争不仅存在,而且更加深入了。路线决定一切,而路线又决定于世界观。有什么样的世界观,就执行一条什么样的路线。所以说,行文和结论归根到底要自觉执行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就必须认真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努力改造世界观。


当时理论部负责人刘岳清听了我的报告后连说好好好 要我马上写份选题报告,我连夜写了两张稿纸(800)的报告,刘看后,认为这是好题目,是一篇重要的政治评论。他希望请有理论修养的高手、快手来写。我思前想后,认为完成此文的最佳作者是程继尧,理由有二:一是他思路敏捷,擅长撰写理论文章,此前写的文章都有极强的理论说服力。二是他在《解放日报》工农兵论坛” (1116)发表了《革命化要化在路线上》,评论说:路线是由世界观决定的,有什么样的世界观,就有什么样的路线。正符合我们的观点。


刘岳清是湖南人,军人出身,办事雷厉风行,也是急性子,1119(星期六) ,要我马上找到程继尧,我打电话到采矿机械厂宣传科,要程写篇有分量的政论文章,程当时表示为难,一是没有时间,二是论文难写。我以激将法鼓励他说,你也不要偏心,给《解放日报》写,也得给《文汇报》写一篇,时间是弹簧,压一压,挤一挤也就出来了。至于难写问题,可以一起讨论。他在为难中允诺了。我们约好第三天(1121) 星期一来文汇报社商讨。程接了我的电话后,就他参加调查的情况与体会作了一番构思,此时他对论文框架已经胸有成竹了。我们面谈不到一个小时,很快就理出了思路,明确就以路线、政权和世界观为题。《路线》选题的策划就是这么简单,是我个人的一种感悟,没有任何政治背景。


四人帮诬《路线》为大毒草


我们要求作者尽快拿出初稿,争取早日见报,作者希望给一个月的时间,刘岳清不同意,他说:最多15天,越早越好,时间就是质量。程继尧撰写这类文章游刃有余,不到10天就写好了, 1128日下午3点我派专职通信员去工厂取稿。稿件一到,我即逐字逐句推敲,老刘在我旁边问我写得怎样?我说很好,逻辑清晰,说服力强。他迫不及待地将我读过的前半部分拿去审读,这时已是夜里11点,他催我回家赶26路末班车。他却留在办公室连夜审读,直到凌晨3点审完后将稿送排字房排稿样,随后,他在理论部隔壁的卫生间浴缸上搁上木板当床睡。(那时候老刘结婚后因住房困难,时常睡在办公室卫生间的简易床。)次日上班时,老刘对我说:昨夜又磨了一遍,这篇文章确实不错,很有针对性,难得读到这么好的文章。我看,康平路写作班的人也写不出这样的文章,程继尧在工厂,在劳动第一线,了解大众的活思想,切合实际。他还赞扬我为《文汇报》组织了一篇好文章。 1129日打出稿样,又请作者到报社一起讨论。在谈到文中关于社会制度与思想路线的关系时,刘岳清念了《再论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19561229日《人民日报》编辑部文章)中的一段话后说,《再论》是经毛主席亲自修改和审定的,可以引用这段话。


《路线》这是一稿而成的文章,作为责任编辑的我,只是在的得地 作了技术处理,其他也没有添加文字,老刘也认真审读好几遍后,于123日签发。次日中午,我问邵传烈(当时《文汇报》的负责人) 《路线》一文看了吗?他说:这篇文章写得好,很有针对性又很有说服力。还说:可以想办法,将这位作者借调到报社评论部或理论部来工作。当晚,我去夜班编辑部,见在《路线》的小样上没有任何改动,只有邵传烈批文曰:此稿很有针对性,可发。但是,这篇很有针对性的文章躺了一个月也没见报。其间我问过邵传烈这是何故?答曰:不何故。我听夜班编辑说:市里有通知:涉及路线的稿子一律要送市委审查。现在市里忙于筹备四次党代会,徐景贤桌子上的稿子已经堆了一尺高了。邵说:他们忙,我们若不送,又说我们抗拒市委领导,一送就有可能石沉大海。他又安慰我说:这类文章,我们可以把握,刘克思(刘岳清的雅号) 也审读过,不会有问题。我看这篇文章要寻时机等版面刊发。




详情请关注《世纪》杂志官方公众号:



《世纪》 杂志投稿信箱:
地址:上海市思南路41号   邮编:200020   电话:
版权所有:上海市文史研究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