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杂志动态
杂志动态
王安忆等9位新老馆员共话《世纪》杂志26年发展历程

信息来源:编研室  作者:周峥嵘  发布时间:2019年7月24日

        723日下午,在《世纪》杂志创刊26年之际,上海市文史研究馆菊生堂高朋满座,王安忆、陈子善、汪寿明、秦文君、熊月之、郭志坤、沈祖炜、吴孟庆、戴建国等9位新老馆员为了《世纪》杂志未来发展,共聚一堂,出谋划策。中共上海市委统战部宣传处处长邹芳和编研室全体工作人员参加了此次会议。澎湃新闻、人民网、《新民晚报》等媒体应邀与会。会议由我馆党组成员、副馆长、《世纪》杂志主编沈飞德主持。


图 | 《世纪》编辑出版座谈会现场

   座谈会首先由编研室副主任、《世纪》副主编崖丽娟介绍《世纪》创刊26年以来坚守的办刊特色及近年来在扩大刊物社会影响方面所作的工作和有益尝试。《世纪》始终遵循“积累史料、传承文化”的办刊宗旨和坚持正确的舆论导向,努力朝着“专业化(文史)、特色化(兼具史料性与可读性)、品牌化(权威性)”的方向发展;特别是近几年,强调坚持 “立足上海、面向全国”,坚持“立足文史馆,面向全社会”的思路,加大力度把《世纪》办成一份全国性的有广泛有响力的优秀文史纪实类期刊的目标努力。迄今已连续出版157期,发表文章字数共计达2000余万字。

图 | 《世纪》主编沈飞德

图 | 中央文史研究馆馆长袁行霈为《世纪》创刊25周年题写“史料积累 传承文化”


图 | 《世纪》2019年第4期封面 

    《世纪》编委会主任沈祖炜馆员从编委会的角度介绍《世纪》26年来一直是“方向明确,特色鲜明”,服务于文史馆“积累文化,存史资政”的工作,正如国务院参事室王仲伟主任去年在《世纪》25周年座谈会上所指出的——《世纪》杂志应该成为馆员履职的平台。《世纪》与其他文史刊物相比,有四个特点:一是“三亲”特色鲜明;二是反映文化界的情况比较多;三是既讲故事,又有一点理性的思考;四与一般史学论文相比,很重视细节。期盼馆员都能成为《世纪》的主人翁,积极参与,充分利用好《世纪》这个平台,把刊物办得更好。

图 |《世纪》编委会主任沈祖炜馆员总结《世纪》办刊特色


   随后,8位新老馆员围绕如何开拓题材,进一步提高《世纪》影响力,各抒己见,建言献策。 


   著名作家秦文君馆员表示非常喜欢《世纪》“三亲”题材中的老照片,有神采;《世纪》杂志中的口述历史与其他刊物相比,比较严谨,展现出来的历史细节可信度高;从自己过往办刊经验来看,独家的稿子非常困难,《世纪》在组稿策划方面有独到之处。她建议,今后可以扩大稿源范围,做成大文史,比如考古、翻译包括经济史等题材都可以融入进来。

图 | 秦文君馆员


   熊月之馆员表示自己一直是《世纪》杂志忠实的读者,《世纪》杂志最重要的特色在于“求真”和“稳妥”。所谓求真,就是不人云亦云,敢讲真实的故事,不冒进,也不守旧,有自己的价值取向。《世纪》今后可进一步挖掘的题材还很多,例如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上海人的社会生活,尤其是支内。上海民间还保存着很多反映时代社会生活的老照片,可以选刊部分存史价值高的。

图 | 熊月之馆员


    王安忆馆员认为中国走入现代后,很多事情的真相还没有搞清楚,《世纪》应该担当起展现事实的真相这样一个任务,从点滴做起,让后人了解贴近真实的真相;在揭露真相的同时,不要忽略真正的小人物的亲身经历,因为他们的经历在某个时刻突然会让我们窥见一个大的时代。

图 | 王安忆馆员


    吴孟庆馆员回顾了主编《世纪》时兢兢业业的工作历程,希望今后《世纪》要办得更加有新意,更加有分量。一是要写社会普遍关注的大的题材,大的题材不可能一蹴而就,编辑部要早作准备。在题材开拓方面,比如海派文化的源头、中西医结合的历史过程等都值得挖掘。二是提倡写短文章,笔记掌故要加强;三是要培养新的作者,要有新的面孔,新的题材。

图 | 吴孟庆馆员


    郭志坤馆员认为与全国其它同类杂志相比,《世纪》杂志办得相当不错,在原先的特色上,今后还要在文风上还要坚持宜细不宜粗,文章编排长短错落有序,有价值的可适当长点。另外,还要坚持中央文史研究馆和上海馆合办的方针,要面向全国组稿。

图 | 郭志坤馆员


    汪寿明馆员列举了自己喜欢《世纪》杂志的三点理由:一是杂志中有很多史实,可以作为资料保存下来;二是除了资料以外,还有很多观点让人耳目一新;三是杂志的文章从文字到版式,读者看起来很舒服。今后杂志组稿时,大题材之外,也不能忽略小题材;杂志要平实但不要平庸,平实就是说写出来的一定要是真实的,个人回忆录有时候因为记忆偏差或某种特殊需要,有不完全可信的内容,这点需要编者仔细斟酌核实,才能存真。今后在馆员生平经历和上海支援内地建设的题材都可以适当选登。

图 | 汪寿明馆员


    陈子善馆员通过近年来阅读《世纪》杂志,感受到《世纪》杂志确实有自己的特点,就是填补了这样一个空白,就是怎么样把真实的历史用老百姓喜闻乐见的方式表达出来,简单的概括就是雅俗共赏,他认为这个定位是非常成功的。《世纪》没有哗众取宠,通过一些确确实实在历史上发生过的哪怕是很小的事情来展示那个复杂的年代和复杂的历史,不少精彩文章对自己很有启发。建议今后读者群可以进一步扩大,除了文史馆馆员外和专家、历史当事人外,还可以请社会上诸多业余文史爱好者为《世纪》撰稿。他们当中不少人喜欢收藏,掌握重要的第一手史料;其二,除了上海和全国其他地区的题材外,港澳台地区和海外的题材也可进一步加强,比如刘以鬯等都有丰富的经历。因此除了普通人外,一些人身份特殊而又做出过相当贡献的人物也值得关注。

图 | 陈子善馆员


    戴建国馆员是知名宋史研究专家,他以司马光《资治通鉴》和自己主编的《宋史笔记》为例,认为“三亲”的价值在于相比正史更有血有肉,《世纪》杂志要继续保持“真”的办刊方针,口述史和回忆录在时间和人物上往往容易弄错或张冠李戴,编辑在约稿时要注意反复核对核实,使得其史料价值和真实性大大提高。今后要让杂志办得更有吸引力,那就要避免同质化。

图 | 戴建国馆员


《世纪》 杂志投稿信箱:
地址:上海市思南路41号   邮编:200020   电话:
版权所有:上海市文史研究馆